酷博平台

                                            来源:酷博平台
                                            发稿时间:2020-08-10 14:36:09

                                            第三层压力来自于特朗普自身。

                                            第二层压力来自于美国的官僚体系,尤其是和信息安全相关的政府部门。

                                            也就是说,美国自己的相关部门及有直接合作的承包商一直都在做这样偷鸡摸狗的勾当,他们觉得中国公司如果可以这么做却不这么做是不正常的。比如CIA的分析师们日前就表示没有证据显示中国政府或相关部门通过手机应用程序进入智能手机中获取了用户信息,但他们仍觉得这“很有可能”。

                                            当地时间7月31日,特朗普声称可能会禁止TikTok(观察者网视频截图)

                                            对此,《今日美国报》8日称,推特和TikTok8日接受该采访时拒绝对上述消息发表评论,不过TikTok表示对“市场传言”不予置评。

                                            除了在美国社会中寻找盟友(尤其是在意言论自由和市场自由的社会组织)外,可能需要依次针对以上提到的来自三方面压力具体的回应。

                                            就在传出有关推特与TikTok就潜在合并进行初步谈判的同一天,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援引知情人士的话透露,TikTok正计划起诉特朗普政府。NPR援引一位直接参与这起即将到来的诉讼、但未被授权代表该公司发言的人士透露,TikTok最快将于下周二(11日)对特朗普政府提起联邦诉讼。该人士表示,这起诉讼将提交给美国加利福尼亚南区联邦地区法院,因为TikTok的美国业务总部就在那里。

                                            特朗普政府通过行政命令给中国公司拥有的社交媒体下最后通牒很令人揪心。但要涉险过关,就必须了解美国为什么要打压微信、TikTok,相关的动机又都是从何而来的,然后有章法地去各个击破。笔者主要溯源分别来自立法体系、行政体系和总统个人三个不同方面的动机来浅述事情的起因,并试图抛砖引玉提供针对每一个主体的对策。

                                            对美国国会来说,TikTok和微信带来的是潜在的风险。

                                            赵立坚表示,中方对“五眼联盟”国家外长发表涉港联合声明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该声明是“五眼联盟”国家干涉中国内政和香港立法会选举的又一例证。香港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香港特区立法会选举是中国的地方选举,纯属香港内部事务,任何外国政府、组织和个人都无权干预,也没有理由干预。